首页

> 专题专栏 > 说纪释法

挖空心思索要好处费的保卫科科长

时间:2019-08-23    来源:市纪委    浏览次数:

“我参加工作25年了,党龄也近25年了,本来很快就可以退休,享受生活,照看亲人,但现在这些都不可能了。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我没有守住廉洁防线,忘记自己的身份,收受他人的财物,是非常错误的。”在留置点接受采访期间,胡庆乐的眼眶红了,泪水不停地打转。

胡庆乐2005年到乐清市铁路建设办公室工作,曾担任工程科副科长兼绅纺火车站分指挥部副指挥,安全保卫科副科长(主持工作)等职。作为乐清市第十四届党代表,本应率先垂范的他,随着时间的推移,逐渐丢失了入党时的初心,没有把权力用在正当的地方,而是千方百计为自己捞取好处。

讨价还价,索要宾馆每间每天10元好处费

2018年1月,上海铁路局确定乐清动车站从当年7月份开始始发一组动车,乐清市政府将动车始发前期工作交由铁办负责,包括动车人员生活安排、站前提升工程等,胡庆乐被确定为具体经办人。

根据要求,始发车的司机、乘务人员必须住在乐清站周边,但周边没有住宿条件,市铁办决定在乐清站提升工程完成前,在市区找一家合适的宾馆。

经过一番考察,胡庆乐等人对市区某宾馆的软硬件设施表示满意,于是和宾馆经理曹某某进行协商。

“团队价格是每间房每天130元。”

“能不能便宜点,不然就不一定在你这边定了。”

“团队都是这个价,不然其他团队会有意见。”

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,最终敲定价格是每间每天130元,同时曹某某答应,每间每天拿出10元钱,作为胡庆乐的好处费。

“19个房间,每天有190元,从2018年7月至2019年3月,8个月的时间,胡庆乐收到近4万元好处费。”办案人员介绍。

假借合作,索要中介公司好处费

2015年下半年,乐清湾港区铁路支线工程启动,通过胡庆乐的推荐,挂靠在某测绘中介公司的胡某某、潘某某,获得与市铁办的坟墓调查、青苗调查合同。

胡庆乐多次向胡某某询问测绘成本情况,并提出合作,在利润上要分得三分之一。

胡某某虽然在合作事项上没有明确答应,但承诺会分一部分利润给胡庆乐。

2015年底,胡某某所在的中介公司获得第一笔工程款10万元。胡庆乐闻讯后,主动打电话询问业务做得怎么样,表面上是关心,实际是催要好处费。

“一部分预付款已经到账了,先给你3万元,后面工程款都结清了再分点给你。”胡某某回话。

“可以的,钱不要直接给我,送到我侄子那边。”

“万一组织来调查,就说这是我侄子向他的借款”。胡庆乐一边想拿钱,一边心里也是害怕的。自作聪明的他都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。

到处伸手,最终难逃法纪处理

“胡庆乐的特点是雁过拔毛,凡是沾得上的好处他都不放过。”调查人员这样描述。

据调查,2007年至2018年,胡庆乐收受他人所送的现金、购物券、加油卡等共计22000元......

2014年至2016年间,在全国多次重大会议期间,胡庆乐经手动车站安保人员餐费补贴报销,通过虚增就餐安保人员人数和安保天数等方式,虚开餐饮发票,非法占有套取的财政资金共计91193元。

2018年8月,胡庆乐听说中介公司胡某某等人被调查后,非常害怕,赶紧让侄子替其退还了3万元钱,还反复交待胡某某不要牵扯到他,意图对抗组织审查。

但在铁证面前,胡庆乐的自作聪明和一切侥幸心理都是徒劳的。

2019年5月14日,胡庆乐被采取留置措施。2019年7月,胡庆乐受到开除党籍处分,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。

执纪者说:

胡庆乐作为一名老党员,用手中的权力想方设法为自己谋取各种好处,是典型的雁过拔毛式腐败。胡庆乐的案例启示党员干部,党性修养和党龄没有必然联系,加强党性锻炼需要坚持一辈子,丧失党性原则,必然会因小失大,为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
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